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锦衣色 > 第四十一章 好利器捉贼容易
听书 - 锦衣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一章 好利器捉贼容易

锦衣色 | 作者:江心一羽| 2021-09-06 06:3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武弘文立时挺直了身子,挥手喝道,

“动手!”

“砰!”

有人立时放出烟花信号,带着一点火星的信号箭窜上了天空,旋即在半空之中炸开一朵花来,

“动手!”

院子里里外外早已是摩拳擦掌的众衙役立时呼喝一声,从暗处窜了出来,正这时节那屋子里又有了动静,

“砰……”

一声巨响,有人从那闺房的窗户处倒飞了出来,重重摔到了院子当中,众人围上来低头一看,竟是扮做那小姐的自己人,那衙役此时满脸是血也不是知是死是活,武弘文忙挥手让人将他抬了下去,又大声喝道,

“来人,进屋拿人!”

众人应了一声立时便有人过去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去,

“当当当……”

屋子当中兵刃相击之声不断,外头的人点燃了早已备好的松油火把,一个文家的后院立时照得亮如白昼一般,屋子里进去了四五个好手,与那倭寇在屋中打得是难解难分,呼喝之声不断,又有惨呼声响起,武弘文在外头听得心急如焚,有心想再让人冲进去,却知那屋子里实在不大,再进去些人,倒还要放不开手脚,误伤了自己人。

想到这处便对里头呼喝道,

“我们的人撤出来,给我四面围住了!”

里头的人听了,果然便往外头撤,随着几人鱼贯跃出,那大马猴一般的倭寇,也嘴里发出一声怪叫声,从里头紧跟着跃了出来,手中明晃晃的钢刀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泛着点点红光,有人捂着胳膊过来对武弘文道,

“大人,这**武功太高,我们兄弟只怕不敌!”

武弘文冷笑一声道,

“不怕,我自有办法!”

说话间一挥手,

“退下!”

众人立时退到一边,分散到四面,将那倭寇团团围住,那倭寇一见这阵势,知晓今日是中了埋伏,不由的是手中钢刀高举,眼中凶光灼灼,大叫一声冲着武弘文的方向冲来。

这些倭寇能在大庆沿海肆虐,一靠的乃是武艺高超,二靠的便的那股子近似疯狂的拼命劲儿,那些个养尊处优多年未临占阵的卫所官兵见着倭寇,被人砍一刀,一面飙血一面怪叫着,面目狰狞冲上来的劲儿,都会被吓的不敢手脚发麻,不敢上前。

卫所官是如此,这城里的衙役们更是如此,前头众人将那倭寇围住,都还一个个跃跃欲试,撸胳膊,挽袖子的要上来拿人,可当真这倭寇发起狠哇哇怪叫着上来拼命时,他们又吓得一个个不敢上前了。

眼见着那倭寇高举着长刀冲了上来,武弘文面前的衙役竟有两个吓得收刀后退,他们一退,后面的人也跟着要后退。

武弘文见势不妙,连忙大喝一声,

“来人,撒网!”

他这一声断喝,算是喝回了众人的神智,这才想起前头的安排,墙头之上立时有人大叫一声,

“兄弟们闪开!”

众人呼拉一下子让到一旁,却有一张黑漆漆的渔网从天而降,这渔网可不是普通的渔网,乃是请了专人用牛筋制用,又有上头涂抹了黑漆的,在这黑夜之中,自天而降下来,不待那倭寇看清楚,便已是被整个人罩在了里头。

“呀……”

那倭寇怪叫一声,两膀较力就想要挣脱,只他如何知晓这网的厉害,慢说是他便是再加上十个他,也挣不开这网,一旁众人见将凶手网住了,忙端来一盆凉水,

“哗啦……”

一声,水从头浇下,立时便将人浇了一个透心凉,那倭寇身子一惊,不由自主一个激灵,牛筋网沾水便发紧,在他身子一缩之际立时便靳进了肉里,将人死死地缠住!

这乃是官家抓人极管用的一招,这样被缠上的人,除非是有那削金断玉神器的武林高手,否则是万万不能挣脱的!

武弘文见将人抓住了,忙吩咐道,

“来人啦!把人给制住!”

众人忙过去,用脚踹的用脚踹,用拳头打的用拳头打,打的那倭寇是哇哇大叫却仍是不断挣扎,他越是挣扎那牛筋网便越发靳进肉里,眼见得都入肉三分了,他还在挣扎,武弘文在一旁见了不由叹道,

“果然是蛮夷禽兽之邦,竟真如那野兽一般,不知疼痛!”

说话间,有人过来报道,

“大人,不能让这倭寇再动了,再动便要靳断筋脉,人不死也要废了!”

武弘文点头,

“将人打晕了!”

他们要的是活口,还要好好审讯一番,问出同伙来呢!

武弘文一声吩咐下去,有人过去冲着那倭寇的脑袋就是一脚,正正踢在那太阳穴之上,那倭寇哇一声大叫,一双蛤蟆眼死死瞪着武弘文,一旁人惊道,

“这倭寇好硬的脑袋!”

于是再补了一脚,地上的马猴这才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众人见他不再动弹,犹自不放心,又用脚踢了踢,不见他动作,是果然昏过去了,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旋即都欢喜起来,

“大人,我们捉着这**了!”

武弘文见连日劳累总算是抓着凶手了,心下也甚是欢喜,只面上还要装着一派严谨模样,板着脸挥手道,

“快把人带回府衙去,大人我要连夜升堂问案!”

众人忙七手八脚将那倭寇抬起来,也不敢取他身上的渔网就这么抬着出了后院,走到前堂大门,那文员外与众家丁早等候许久了,见着这一番打斗,终是将凶残的倭寇擒获,不由也是大喜,忙过来行礼道,

“多谢大人为民除害,草民特备薄礼,犒劳众位!”

说话间有人奉上红绸袋子数个,众人不敢收只拿眼瞧向武弘文,武弘文乃是老官吏,自然知晓便是做上官也不能断了手下人的财路,当下便微微点了点头,

“文员外客气了!”

“哪里……哪里……诸位大人救民与水火之中,使小女免于危难,草民此许犒劳也是应当的!”

说罢一旁的下人上前,将那最大的一个红绸包奉到了武弘文面前,武弘文微一踌躇,一旁自有亲信上前取下,众官差一见大人都拿了,便个个不再客气,纷纷伸手,笑眯眯将东西给收了。

武弘文看着差不多了,便道,

“文员外,倭寇已归案,需得即刻将人送至府衙大牢之中,我们便不再耽搁了!”

文员外忙道,

“大人,公事要紧!公事要紧!”

这厢众人便将倭寇抬出了文府,往府衙而去。

另外两处听得倭寇被拿都是一阵欢喜,黄永州急忙忙赶回府衙,正正遇上武弘文押着人回来,见得那渔网里浑身都是血的倭寇,不由大喜道,

“翊帆果然能吏也!”

这花花轿子人人抬,武弘文虽然心中得意,却是面上不显,笑着对黄永州行礼道,

“多亏大人指挥有方,下官等才能力擒**,为民除害,一切都是仰仗大人!”

黄永州见他上道,笑眯了眼道,

“此案翊帆当居首功,之后本官行文吏部,必要大大的为翊帆记上一笔!”

武弘文闻言大喜,心中暗道,

“钱财甚么的都是小事,这才是顶顶要紧的!”

凭着这一回,他今年评绩总归要得个优等才是,说不得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二人与一众衙役都欢欢喜喜回转府衙之中,却是要连夜提审倭寇,待将那倭寇用水泼醒,听得他叽哩呱啦一通乱嚷,二人才醒觉,这一时疏忽,才想起来衙门里没有通倭语的通译,这倭寇乌拉哇啦的,也不知说的甚么呀!

黄永州想了想便对武弘文道,

“翊帆,审问犯人不在一时,这眼看着天色将亮,众人已是劳累数日,不如且先歇息一下,待将那通译寻到之后,再来审问?”

此时间因着大庆禁海多年,官府与外邦少有来往,会外邦语言的通译甚是稀少,又倭寇乃是蕞尔小国,又如今打得四分五裂,屁大点儿的地方都分做数派方言土腔,要寻着能懂此犯人语言的通译,只怕还要花些时间。

武弘文便点头称是,

“大人考虑的周到,说实话……下官如今也是强弩之末了!”

黄永州闻言也是苦笑一声,

“彼此,彼此呀!”

二人商议定了,便命人将这倭寇押入了大牢之中,派专人看守,待到寻到通译之后,便立时提审,而众人则趁这时机,都轮班儿休息,武弘文便带着武诚回转家中,见家中妻儿老小。

这捉着倭寇的消息,很快便在武府里传开,众人都是大喜,交口称赞,

“我们家大人果然厉害,那倭寇如此凶残,还是被我们家大人一举擒拿……”

于是乎不过半个时辰,这武府上下便有了凶倭寇杀人如麻,武大人英勇擒魔的种种版本出来,想来不过半日,这杭州城里也要传遍了!

武弘文拿着倭寇,众人是个个高兴,只武馨安却是大大的失望,暗暗道,

“这死倭寇当真是不顶用,怎得就被逮着了?我那五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飞了!”

武馨安暗地里气得跳脚,面上却还要笑着同众人一起恭喜武弘文。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