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在江湖偷个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项空清白
听书 - 我在江湖偷个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项空清白

我在江湖偷个香 | 作者:Le华子| 2021-09-07 15:4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许文的话立马得到了所有人的呼应和支持,似乎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此刻需要的是出出他们沉郁的王八气,仿佛唯有这样,他们心里才能平息怒意!

很快的,之前那下巴黑痣的人就说道!

“许文你脑子好用,你就说我们现在要怎么做,我们都听你的!”

许文闻言深思熟虑,说道:“说到底此次帮主受伤,我们难咎其责,如果我们能在帮主遇害的第一次加强警惕,或许今日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不过弟兄们肯听我许文的话,那不如这般,今夜守岗的弟兄们继续站岗,其他弟兄们随我许文去追寻那老者可好?”

“好!我们听你的!”

有了许文的主意,一时间,所有人也不再声讨龙阳城的事情。

如此的,许文也是微微一笑看向余景,说道底下的弟兄们不过为了出一口恶气,望余景少主不要介意。余景闻言哼哼一声,道是难得龙头帮还有明白事理之人,却也不再生气了。

许文见此不在意,又看向水生花说道:“生花姐姐,许文自认为此事与龙阳城或是余城主无关,只是弟兄们不甘心就此放任那老者,还请生花姐姐准许了许文带弟兄们去追人。”

“这...”

水生花有些犹豫,因为她也分不清许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尤其是见着院子里的一帮弟兄还在等着她发话,当下水生花也是沉思了好一会儿,最终迫不得已道。

“难为许文弟弟为帮主的事情上心了,既然如此,那就由许文弟弟带人去追吧。”

水生花说这话也多是出于无奈了,虽然说她是龙头帮的副帮,可真正听她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水生花不否认这与她平日在帮里的行为有关,还有胡马先前在帮里的威望。也就是现在熊大强没死,要是真死了,估计这帮人早就反压她了,那还会畏惧她的话,敢怒不敢言了?

总之随着水生花的话音落下,许文也是朝她微微一笑,当即在许文的安排,在场的留下了一小部分守岗的人,其他的悍匪雷厉风行,抄起兵器,跟着许文朝院子后方的方向而去。

同时的,余景为了证明熊大强的事情与他们龙阳城无关,当即也是怒气冲冲,自告奋勇,扬言一定要将那老者绳之以法,很快的便跟着所有人一道离开!

“这许文倒也个能人啊。”江风云摸着下巴道。

因为这是龙头帮内部的事情,所以江风云才一直没有吭声。但从许文的话中,即讨好了余景和水生花,还化解了一帮悍匪的情绪,可见许文这人着实的不简单。也就是这会,在龙头帮的一群悍匪相续离开了院子后,江风云便突然说了这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

闻言的婉清仙子一双丹凤眼精光闪烁,她扫了在场的人一眼,一脸若有所思之相。

“哎,造孽啊,熊大强这回怕是碰上了硬茬子咯。”

随着长老叹气一声,似乎在为熊大强感到忧心,接着就摇头晃脑的离开了。而在屋内,此时就剩下了项空江风云,水生花和婉清仙子四人。

仿佛是在三人身上看到猫腻吧,婉清仙子见三人眼神来回交集,她自己感到十分的困惑。好在她没有多想,眼见熊大强面色苍白气息微弱,一动不动的躺在榻上,当下婉清仙子也是向水生花问清楚了今夜事情的经过,再水生花的告知下,婉清仙子又道!

“那老者究竟是何人,他为什么执意要杀害熊帮主?”

水生花对婉清仙子没有多大的好感,只因都是同样是女人,婉清仙子气质过人,如白莲清出淤泥而不染,还受万人追捧,披星戴月。而她则给人感觉如猫似虎,惺惺作态,外界对她的评价从来也只有心狠手辣,这让水生花心生妒忌。

水生花挺了挺胸,傲然说道:“谁知道呢,反正今夜过后不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婉清仙子没明白水生花的话。

“哎呀,她的意思是说老者是谁,明日许文他们把人抓回来不就知道啦?”

闻言的江风云急忙插话,他也不知道水生花抽什么疯,生怕她说漏了嘴,暴露了今夜的计划,当下也是一推搡项空,小声说道还不看好嫂子,要是这婆娘嘴没个把的,那咱们不白折腾啦?

要不然说这年头好人难做啊,本着好心提醒,却不曾想换来了项空一句关我啥事,嘴长在人家身上又不长在我身上!

“你牛!”

江风云朝项空竖起大拇指!不过他知道项空对水生花不感冒,对熊大强的事情却上心的很,想了想便对他说,难道熊大强的事你也不管了?

这话一出,项空一下就顿住了,好半天都哑口无言,江风云见此嘻嘻一笑,知道项空果然在意熊大强的事,当即又是小声的说道。

“嘿嘿,我算是看出来啦,难怪你不喜欢嫂子,原来是跟熊大强有一腿啊,老项口味挺独特的啊?”

“江风云,你休要胡说!”

项空一喝,指着江风云气不打一出,一张脸也瞬间通红,这让水生花和婉清仙子突然诧异的看着两人,不知道项空为何发怒!

“不是吧老项,不是真的吧?”

其实江风云也就是开着玩笑的,但见项空像是被人拆穿了羞耻事的模样,那一刻,江风云张大了嘴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这一刻,江风云在回忆项空道出与熊大强五年前的种种,不知为何,江风云心里便有了个大胆猜测!

难怪老项一直不肯对自己说他要拿回什么东西,甚至是五年前被送到水生花房间后的事情。

因为在他想来,那一夜两人必是经历了一场男欢女爱的画面,尽管男方有点被强迫或侵犯的味道,可是随着此刻江风云开玩笑的一句话,这不禁就让他改变想法!

江风云心道,难不成五年前侵犯了项空的是熊大强吧,在项空被揍的面目全非,毫无还手之力时,熊大强来了一场霸王硬上弓的戏码?

因为这刚好就说明了项空为何三番两头往寨子跑,对水生花厌恶,却对熊大强有异样情绪。而且在两人之间,熊大强和项空给人的感觉也好似闹别扭的情人,要不然明明熊大强都可以杀了项空,或是如他说的将他扔去黄沙河喂鱼,可是熊大强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反而对于项空表现的尽是无奈和放纵?最重要的一点,是江风云听项空一直说着子虚乌有的讨伐,其实项空要讨伐的,拿回的东西,其实是他的清白和耻辱吧?想至此,江风云觉得八九不离十,一瞬间就更是震惊了,尤其是见项空突然就低下头沉默的样子,这让江风云愣了好久,心里强自消化这事实,随即拍拍肩膀道!

“都是好兄弟,不用多说,你放心,我会保守秘密不会说出去的!”

“哎!”

项空没有说话,低着头就离开了房间,神情说不出的惆怅,证实了江风云的猜想。两个女人没看懂两人之间在讲什么,水生花见项空离开,问他去哪?见项空不回话,她也是郁闷的看了江风云,问他项空怎么了?在江风云耸耸肩表示无辜的模样下,水生花便提着裙摆跟了上去,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了江风云和婉清仙子。

哦不,还有躺在板板上的熊大强!

“还没问你怎么会在龙头帮?”

婉清仙子对男人之间的事情不感兴趣,此刻出于好奇随意的问了这一句,带着质疑。

江风云闻言回道,你又不是我江风云的夫人,你还管得了我江风云行踪?再者我来龙头帮干嘛余景不都告诉你了,这不明知故问嘛?

婉清仙子是领教过江风云的嘴皮子,懒得跟他计较,又问他来的时候可曾与那老者交手过,熊大强是如何受伤的,还有这次可问出老者是何人?

江风云撇撇嘴,很不喜欢这女人摆着架子,一副审问他的样子,不过谁让这女人是清道阁的人呢,她确实有着资本和资格。

考虑到这女人不好糊弄,江风云想了想,则说自己来的时候,刚好熊大强受伤倒地,老者也已经跑了,所以他不清楚。在江风云想来,今夜他是如何来到龙头帮的,反正也无人能对证,怎么说就任由江风云编造了。

婉清仙子信了,或许她也没有想不到一个人在撒谎时竟然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对答如流,如此的,婉清仙子点点头,便也无话可问了,当即转身就想离开!

“哎,婉清仙子,你去哪啊?”

江风云伸手喊道,这女人其实也小心眼的很,闻言江风云的话,冷淡的说道你又不是我婉清的夫君,你管我去哪里?

“别介啊婉清仙子,您说是,我江某人就是,您要想实名制我江某人也是不介意的啊。”

江风云落得婉清仙子的冷脸也不在意,估摸婉清仙子自己也没想到他会厚颜无耻到这地步,一下就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的话!当即婉清仙子的模样看在江风云心里乐的偷笑,脸上也是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婉清仙子不悦了,说道:“有事快说!”

“嘿嘿,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啦…”

江风云搓搓手,一脸讨好道:“婉清仙子您看,那夜赊下的账是不是该兑现了啊,这两日江某人可是心心念念着呢,婉清仙子该不会忘了吧?”

江风云说的是前夜答应她追人抓柳来观的事情,这女人当时可是说了只要他肯帮忙,不管有没有抓到人,她婉清仙子都会感谢他。这事情江风云一直铭记在心,不敢忘记,怕的就是有一天婉清仙子翻脸不认人,所以越早提出来越好,时间久了江风云也拉不下脸面再问。

婉清仙子被气乐了,瞪着江风云说道!

“你这无赖的小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