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雪刀令 > 第52章金鸾轿
听书 - 雪刀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2章金鸾轿

雪刀令 | 作者:翻滚可乐气泡| 2021-09-06 06:3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等第二天陈木凉醒过来之时,府外的西寺街上已是锣鼓喧天。

那是陈木凉来盛京后从未有过的热闹景象,甚至连小胡同巷里整日只知道下棋的老头儿也眯着个眼睛背着个手挤在人堆里佝偻着驼背打算看个究竟。

陈木凉自然是不能错过这般热闹的场面的。

“青鸟,外面在做什么?怎么这般热闹?”

陈木凉刚穿戴好便看到青鸟走了进来,她将玉钗插在发髻之间随口问道。

青鸟笑着将一套水粉色的轻纱羽燕金丝钩边长裙放在了陈木凉的身旁,答道:“木凉你有所不知,今儿啊,是吞天洲太子亲自前来向盛秦皇庭进贡的日子,当然会热热闹闹一些。”

“哦……原来如此。”

陈木凉点点头,将目光落在了那件长裙上。

她皱了皱眉头,指着那件长裙问道:“这玩意儿是拿来给我穿的?”

青鸟又笑着说道:“今儿早些时候国公醒了过来,随后便接到了旨意宣国公进宫一同设宴款待这位吞天洲的太子。”

“国公说了,自己一个人去不带个女眷倒显得寒碜了些。所以,国公一早便吩咐奴婢准备了这件衣服,是按照木凉你的身材来的,一定会惊艳四座。”

青鸟边说边拿着长裙在木凉的面前比划着,满目都是欣慰的笑意。

陈木凉却哀愁地皱起了眉头,以手撑额幽怨地问道:“你家国公醒了我自然是高兴的。但非要我穿着这一身去进宫吗?这怎么看都像个花蝴蝶似的,多招人眼?”

青鸟似乎早就知晓陈木凉要这般抗拒,便佯装要将衣物收起来,做出一副极其可怜抹眼泪的表情叹道:“唉,国公吩咐过了,若是木凉不穿,那便罚奴婢一个月的俸禄……”

“他真做得出来这种事儿啊?”

陈木凉咂巴了一下嘴,颇为为难地问道。

“嗯嗯!不信你可以问问府中上下,便知道青鸟有没有乱说了……”

青鸟连连点头,信誓旦旦地骗着陈木凉。

陈木凉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那件跟自己颇为不搭的长裙,又砸吧了一下嘴,十分不乐意地答道:“行吧。穿什么不是穿。总不能拖累青鸟你。”

青鸟狡黠一笑,笑兮兮地替陈木凉穿上长裙,然后又颇为心细地在她的腰际处将丝质玉锦腰带松松而系。

末了她又将桃花胭脂在陈木凉的双颊处轻扫而过,不知平添了多少少女的娇柔俏皮之感。

“好了好了,青鸟,你再搞下去,我得成猴屁股了。”

陈木凉实在是不习惯这些胭脂水粉,拎起裙摆就想外走,却被青鸟一把按在了铜镜之前。

“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这个。”

青鸟端详了一会儿陈木凉,信手便将那支温北寒替她扶正的玉钗给抽出,然后麻利地将她的发髻完全散开。

乌发如瀑布散落,丝丝缕缕散在她的脖颈间,道不尽的自然之美。

青鸟手法娴熟地将轻粉色发带松松于她发间绕了个结,恰好被风拂过,灵动而轻盈。

“嗯。这才不错嘛!”

青鸟颇为得意地一拍陈木凉的肩膀,笑得贼兮兮地说道:“一会儿啊,国公定是要眼睛看直了。”

陈木凉尴尬一笑,咕囔着问道:“他什么时候入宫去?若是还早,我能出去瞧个热闹嘛?就一会儿就回来,我发誓!”

陈木凉信誓旦旦以手指天。

青鸟看了一下时辰,有些为难地道了一句:“国公约莫还是要处理完一些军务要事才会进宫的,不过,木凉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晚了耽搁了事情可就不好了。”

陈木凉兴奋地一掌拍在了青鸟的肩膀上,咧嘴笑道:“就知道青鸟你够意思!行了,我知道了!保证早点回来!”

陈木凉说罢便拎起长裙裙摆,丝毫没有什么女人应该有的矜持一跃便出了倾国殿,一溜烟已经跑了个没影。

剩下青鸟无奈地摇摇头一声轻叹——“木凉,那可是千年冰蚕做成的衣物,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且极具美感,怎么到了你身上硬生生地给穿成了便宜货……”

青鸟的哀叹陈木凉自然是没有听到的,此时的她已经挤在了人海之中拼命地踮起脚尖想要去看看那个引起了那么大动静的吞天洲太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无奈她怎么踮起脚尖始终被前面几排高大的男子给挡住了视线,并且无论她怎么轻咳暗示或者是瞪眼明示,那几排男子就跟个墩子一样伫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陈木凉见打肯定打不过,就朝着左右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旁边亦站着一名看起来长得还算不错的男子。

这名男子虽是一身盛秦公子哥的打扮,但是长相却似乎与中原男子有一些不同之处,这让陈木凉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男子似乎早就注意到了朝前要挤破头看热闹的陈木凉,始终带着一丝隔岸观火看热闹的笑意看着她,却没有想到陈木凉忽然转过头来看了他好几眼。

在陈木凉回头的那一瞬间,男子的眼眸微微一怔,似乎惊艳了几分。

陈木凉出门前是打扮过了的,本身底子也不错,尤其一双月牙眼甚是灵动剔透,落到了这男子的眼里也不禁令他多看了几眼。

然而,陈木凉却不知道男子的心思的,她浑身的心思都在要挤到那几排壮汉前面去上,当她看到了身材还算高又佩着一把看似不俗剑的男子自然是动了歪心思的。

她冲着男子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一副十分伤心的模样摸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说道:“公子,小女子有一事相求,不知公子能否帮忙?”

那男子一眼便看穿了陈木凉做作的演技,却含笑认真地答道:“姑娘不妨直言。”

陈木凉心里一喜,心想“鱼儿上钩了”。

她又抹了几把“眼泪”,然后指向了快要行驶到这里的仗队,长叹一声哀怨地哭诉道:“公子不知,小女子乃是被那金鸾轿里的人始乱终弃之人……小女子不求他能看我一眼,只要小女子再看他一眼,此生便足矣……”

“始乱终弃?你可知这轿内坐的是何人?”

男子的笑容逐渐如花开,他认真地看着陈木凉问道。

陈木凉兴奋地指着鸾轿便说道:“当然知道!不就是那个吞天洲的太子嘛……”

“哦——?”

男子的笑容逐渐浓烈,他玩味地看了看鸾轿又看向了陈木凉,低头靠近了她问道:“那……你想不想找他问个清楚?”

“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