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重生长姐种田忙 > 202章 谭老爷子被挖坟
听书 - 重生长姐种田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202章 谭老爷子被挖坟

重生长姐种田忙 | 作者:小刀郡主| 2021-09-06 06:1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谢谢你,为我和我的家人做的这一切。”顾运之这个谢谢来的有些晚,却是发自内心。

唐绾绾不由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温柔之情,这一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眼里闪现的那一刹那光华是多么的动人。她淡淡笑了笑说:“谢什么,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再说了,小柔还需要你多照顾呢。”

“你这个朋友尚且可以做到如此,而我的家人,却不及外人一二,想想也是可悲。”顾运之不是特意说给唐绾绾听得,而是有感而发。

想到唐绾绾这个外人,萍水相逢,都可以为了自己不顾性命的献出自己的鲜血。现在为了心雨,更是想尽办法,不惜犯险,就是为了能让她脱身。可是想到自己那个黑心继母,不负责任的爹,他的心里不由涌出几分悲凉之情。因为他们根本不管心雨的死活,更是拿她的婚姻当做一场交易。同时他也很自责,他这个做大哥的失职,心雨差点嫁给豺狼,他今日才知道。

对于自己那个爱享受,又多情的父亲,他能说什么呢?要是被王姨娘知道父亲在外面还有个外室,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他前些日子刚查到的,那个女人姓孟,他们有个儿子叫顾峥,今年三岁了。长得和父亲有几分像,说是和他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也不为过。父亲对他非常宠爱,特意请了最好的先生,教授顾峥读书识字。他如今人在苏州,和那个女人一家过着真夫妻一般的生活。

顾运之有时候甚至在想,他有一个这样不负责任,喜欢逃避的父亲,是幸运还是不幸呢。想当初父亲去苏州养病还是他建议他去的,如今事情却变成了这样,是不是造化弄人。

其实顾运之的父亲顾永钊在外面养外室也是纯属偶然,自从上次永临阁大变动后,顾永钊便是生了重病。然后被安排到苏州他一个朋友家养病,然后认识了现在的妾室,孟家小姐。顾永钊生性风流,加上王氏和赵氏都风华不再,他对家里的两个已经毫无兴趣。

他生病的时候,孟小姐对他照顾有加。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一来二去就滚到床上去了。

等到孟小姐珠胎暗结,被家人发现时为时已晚。

孟老爷当即和顾永钊撕破脸皮,还要将他扭送官府,要不是孟小姐以死相逼,说不想孩子出生后就没有父亲,只怕这世上早就没有顾永钊了。

顾运之之所以发现父亲的异动,是因为前些日子他在查永临阁的账,因为王家插手后,永临阁的账目变得不清不楚。加上这次皇后娘娘生辰的事情,需要一大笔预支,然而等他去查账时,才发现有两笔款子去向不明,金额还很大。一查之下账房先生那里瞒不住了,他便是一路查下去,直接查到了此事和在苏州的父亲有关系。

在苏州他看到了许久未见的父亲,他的身体逐渐恢复,容貌不亚于当年。说起顾永钊的病能康复,也有唐绾绾的原因,要不是她说了罂粟花其中的缘由,他一直不知道父亲的病是因为何种缘故,平时和正常人无异,一旦发病就变得十分可怕。既然知道了原因,也知道了治疗之法,没多久顾永钊身体便恢复了许多。

按照本来的计划,顾永钊是准备在过年前将父亲接回来和一家人团聚,如今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顾运之严重警告父亲,以后休想再从永临阁拿走一分钱,他父亲竟然当场给他下跪。看到这样的父亲,顾运之心中的父亲形象已经完全崩塌,他当场拂袖离去。

他知道顾永钊一定不会死心,一定会用其他办法,从王姨娘那里弄到钱,去养他那个外室和野儿子。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恼的事情??”见顾运之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没什么事,我先下去了,就让黑熊送你回去吧。”

顾运之走后,看着空荡荡的车厢,唐绾绾突然心里有一点点惆怅。今日分别之后,下次见面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时候?

不过这个念头在心头萦绕了一会儿,就被她自己抛之脑后了,想到自己今日买了那么多种子和树苗,回去后有的忙了。这些甘蔗她得好好的侍弄侍弄。

唐绾绾却不知道郝连峥嵘一大早就去唐记木匠店等她了。谭松看郝连峥嵘是个小白脸模样,又口口声声说是来找唐绾绾的,明明说了人不在,还死活赖着不走,他对他便是没有好脸色。

谭玲则比弟弟客气许多,见郝连峥嵘坐在那怪无聊的,还陪着他说了会话,给他倒了茶。到了快吃午饭了,唐绾绾还没有回来,郝连峥嵘便是起身要走了。

谭玲表示十分歉意,说我师父一定是有事情耽搁了。郝连峥嵘则好脾气的回道:“不碍事,他下午再来。”

看到他这么说,谭松顿时没好气道:“下午也不要来了。”

谭玲则朝弟弟瞪了一眼,谭松这才闭了口。

“这位公子莫不是找师父有事情?”

“有屁的事情,你没看到他的穿着,一定又是什么公子哥,说是羡慕师父的才华,实则还不是因为好奇,冲着那股新鲜劲来看新鲜的。还想看我们的宝贝,木匠店没开张前谁也不给看。”只听谭松嘴里絮絮叨叨的。

谭玲有些不放心,怕真的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她便是对弟弟说道:“你要不跑一趟,看看师父在家没?问问这个公子到底什么人啊?”

“好吧,我正好去看蹭顿午饭吃,师娘做的菜可好吃了。”

“你呀,家里有饭有菜,还喂不饱你这个馋猫。”谭松朝姐姐做了个怪表情,笑了笑,便是去唐家小院来找唐绾绾了。

谭松当然没能看到唐绾绾,因为她这会还在路上。陈娘子在家做针线活,谭松问了两句,便准备回去了。

正准备回去,出门后便是听到村上有人在议论纷纷的,等他走过去打听什么事情,别人看到他后,连忙对他说道:“谭松啊,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你家里出事了?”

谭松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来人和他开玩笑呢,便是回问道:“我家怎么可能出事,我刚从家里出来。”

那人见他走路时不慌不忙的样子,顿时有些着急的拉着他的胳膊道:“你还不知道吧,你爷爷的坟昨晚被人刨了。有人看到了,那漆黑的大棺材就这么露在外面,也不知道是那个缺德冒烟的人干了这档子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